洪雅县人民法院

洪雅县人民法院

善用解除权 少走冤枉路

文章来源:民一庭 发布时间:2014年5月8日 阅读:7140次 【字号: 】 (双击屏幕滚动阅读)

案件回放

陈某是一农民,由于家庭的发展壮大,成员也越来越多,破漏的房屋已经不能满足家庭的居住,陈某决定修建新房,于是找到同村的包工头王某,双方商定:陈某将房屋的修建承包给王某,每平方米120元,并选定了日子破土动工。王某动工后迅速的完成了房屋第一层的修建,陈某按照习惯预支了王某工钱一万八千元人民币。王某继续为陈某修建二楼,在修建的过程中王某所请的雇员张某意外受伤,修建工程便停了下来,事后陈某多次找到王某要求复工,但王某都以种种理由拒绝,陈某眼看准备的水泥、沙石、钢筋等材料已不能用,于是诉来法院要求解除与王某的承包合同。

法院判决

驳回陈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说法

洪雅县人民法院承办该案的主审法官廖航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六条规定:“当事人依照本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的规定,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对方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合同的效力”。陈某因为王某违反合同约定,要求提前解除合同,但没有通知王某而直接起诉,不符合法律的规定。

(一)解除权的类型

解除合同的条件又称失效条件,是指可以使已经生效的法律行为失去法律效力的条件,即在解除条件成就前,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已经发生,一旦成就,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关系归于消灭。合同的解除方式分为三种:

1、协商解除,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

    2、约定解除,即在签订合同时约定解除合同的条件,一旦条件成就时,合同即解除。

3、法定解除,法律规定的解除合同的法定条件。

(二)解除权的性质

解除权是一种形成权,即凭一方当事人依法定事由作出的意思表示即可使现成的法律关系消灭的权利,其行使无需征得对方当事人的同意。实现形成权既不需要向法院提出请求,也不需要进行强制执行,所以形成权不需要法院裁判。但是也有例外,主要体现在亲属法和公司法中,如婚姻关系解除以及公司代表权限的剥夺、公司解散、开出股东等。而合同解除权属于私力救济权,由债权人单方作出意思表示即可。同时,合同解除权的行使主体应当是合同当事人,而非人民法院极其工作人员

(三)行使解除权的程序

  行使解除权的程序必须以当事人享有解除权为前提,在约定解除或法定解除的条件成立以后,合同并不当然解除。合同当事人还需要按照一定的法定程序,行使合同解除权。

行使解除权的程序适用于不可抗力致使合同不能履行,当事人一方违约和约定解除的场合。中国《合同法》第96条对当事人行使合同解除权的程序做了明确的规定,当约定解除或法定解除的条件成就,一方当事人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不必与对方协商,也不必经对方同意,只要通知到达对方时,合同便告解除,合同的权利义务关系便告终止。对方当事人有异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而法律、行政法规定规定解除合同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应当依照特别程序办理批准、登记手续后,才能产生合同解除的效力。

(四)行使解除权的期限

  解除权的行使,是法律赋予当事人保护自己合法权益的手段。但因为行使解除权会引起合同关系的重大变化,如果享有解除权的当事人长期不行使解除的权利,就会使合同关系处于不确定状态,影响当事人权利的享有和义务的履行,因此,需要对该权利加以控制或限制。根据中国《合同法》第95条的规定,合同解除权行使的期限有两种。第一种是在法定或当事人约定期限内行使。需注意的是无论法定期限还是约定期限,在性质上都属于除斥期间,解除权于预定存续期间届满当然消灭。当事人行使约定解除权的期限,应明确地写入合同中。在有法律规定的解除期限时,当事人之间也可以通过约定解除权行使的期限来改变法定解除期限。第二种是在对方当事人催告后的合理期限内行使。这是针对解除权的行使期限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而言的。在这种情况下,非受不可抗力影响的当事人或者违约一方的当事人为明确自己的义务是否还需要继续履行,可以催告对方当事人行使解除权。而享有解除权的当事人在催告后的合理期限内不行使的,解除权消灭,合同关系继续存在,当事人仍然要按合同履行义务。但经催告后多长期限内权利人必须行使,否则解除权消灭,《合同法》未作具体规定,只规定为“合理期限”。对此,实践中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可根据合同性质、交易目的和交易习惯来确定这个合理期限。

法官提示

1、解除合同具有严格的法律程序,享有解除权的一方应当尽到必要的通知义务。

2、解除权属于形成权,形成权受除斥期间的限制,一旦解除合同条件成就时请及时行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