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雅县人民法院

洪雅县人民法院

威逼出具欠条 身受法律惩处

文章来源:刑一庭 发布时间:2014年5月8日 阅读:6967次 【字号: 】 (双击屏幕滚动阅读)

案件回放

20126月某日,洪雅县某村村民卢某因得知其妻邓某与张某有染,便叫其妻电话邀约张某出来。张某来到约定地点等候邓某时被卢某殴打并被其挟持到家中。后卢某以张某与其妻有不正当关系为由要求张某赔偿3万元,张某无钱,卢某便威逼张某出具了欠条一份,并将张某驾驶的摩托车扣下作抵押。案发后,卢某被洪雅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并逮捕,后洪雅县人民检察院以卢某涉嫌敲诈勒索向洪雅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诉讼中,洪雅县人民法院委托洪雅县司法局对卢某的平时表现及家庭状况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卢某平时表现较好,无违法行为,其家庭经济困难,系家庭主要劳动力。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卢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卢某已经着手实施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是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卢某系初犯,犯罪后自愿认罪,且被害人张某对于本案的发生具有较大过错,故对卢某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根据卢某的犯罪情节、悔罪表现以及判前调查情况,对其适用缓刑对其所居住的社区不会产生重大不良影响,可依法宣告缓刑,遂以敲诈勒索罪判处了卢某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5000元。

法官说法

   洪雅县人民法院该案承办法官刘泽方介绍:本案被告人卢某“赔了夫人又折兵”,在情理上确有让人同情的地方,但其在与他人产生矛盾后采取不正当方法解决是错误的,也是法律不允许的。我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本案中,卢某主观上具有索取钱财的目的,该目的虽然是以张某与卢某之妻邓某有染为前提,但法律并未规定“有染”可以作为要求赔偿的理由,所以该目的仍然是非法的,应认定卢某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客观上,卢某为实现该目的采取了殴打、挟持和威胁他人的行为,该行为足以让张某产生恐惧心理,张某基于恐惧心理被迫出具了欠条,虽然欠条并不等同于财物,但欠条是债权凭证,是实际取得财物的依据,威逼他人出具欠条的本质是威逼他人交付财物,所以卢某的行为客观上仍然是一种敲诈勒索行为。卢某敲诈勒索他人3万元,属敲诈勒索金额巨大,依法应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考虑到卢某敲诈勒索并未实际取得财物,是未遂,故对其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此外,卢某系初犯、犯罪后自愿认罪以及受害人张某对于本案的发生具有较大过错等也可作为量刑情节酌情予以考虑。

法官提示

  1、公民之间产生矛盾不应当采取不正当手段解决。本案中,卢某与张某产生矛盾后,其没有采取正当途径解决,而是采取了殴打、挟持以及敲诈勒索的手段,最终导致自己遭受法律惩处,可谓“得不偿失”。卢某在得知其妻与张某有不正当关系后,其首先应了解清楚双方是否是出于自愿,如果其妻是被张某胁迫而为,其完全可以报警,由公安机关处理。但是,如果其妻与张某是出于自愿,则不能要求张某承担法律责任,因为其行为虽然不道德,但并不违法。

2、他人具有过错,非法律允许,不能强行要求“赔偿”。公民在社会交往中,他人具有过错的情况在所难免,但有过错并不等于就应当赔偿,只有在他人的过错造成公民人身或财产损害且法律规定应当赔偿的情况下,才能要求对方赔偿,即过错赔偿的前提是造成了损害、对方有过错、损害是由对方的过错造成、符合法律规定。本案中,张某的行为并未对卢某的人身和财产造成损害,其以张某与其妻有染为由要求张某赔偿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赔偿条件,其乘机强行索要财物的行为是一种违法犯罪行为。

3、不道德的行为容易引起公民之间产生纷争。道德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基本准则,也是法律的底线,大量民间纠纷是由一方或双方不道德的行为引起的,因此公民要想在社会生活中避免与人产生纷争就应当从自己做起,做到“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本案被害人张某明知邓某是有夫之妇,仍然与邓某产生不正当关系,正是这种不道德行为引起了本案产生,如果姑且不论卢某对张某所采取的手段是否正当,张某受害在某种意义上可谓“自食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