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雅县人民法院

洪雅县人民法院

义愤行凶 亦担刑责

文章来源:刑一庭 发布时间:2014年5月8日 阅读:6613次 【字号: 】 (双击屏幕滚动阅读)

案件回放

洪雅县某村村民老牟与小牟(死者)系父子关系。小牟长期不务正业、好逸恶劳、赌博成性,并多次殴打父母,父子关系不和。2011年11月4日晚,小牟外出喝酒回家后提出要将父母饲养的生猪出售,老牟夫妇不同意,双方因此发生争吵。小牟愤怒之下,动手打砸家中生活用品。其母见状便对其进行制止。小牟见其母制止便抓住其母头发将其摔倒在地并进行殴打。老牟见状便从家中找出一根木棒朝小牟头部击打。小牟被打倒在地。老牟担心小牟起身后会对自己和妻子进行报复,便再次用木棒击打小牟头部,致小牟颅脑损伤当场死亡。案件发生后,老牟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在现场等候公安干警处理,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2012年3月,公诉机关洪雅县人民检察院以老牟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洪雅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诉讼中,洪雅县人民法院委托洪雅县司法局对老牟的家庭状况和平时表现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老牟家庭困难,其平时表现较好,案发之前无违法犯罪记录。

判决结果

法院认为,老牟故意非法剥夺其子生命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案发后,老牟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害人小牟因琐事殴打母亲是引发本案发生的重要原因,其具有重大过错,对老牟可酌情从轻处罚。综合考虑老牟的犯罪情节,其行为属义愤杀人,可认定为“情节较轻”。法院根据老牟的犯罪情节、悔罪表现以及判前调查情况,认为对老牟适用缓刑不至再危害社会,遂以故意杀人罪对老牟判处了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法官说法

  洪雅县人民法院承办该案的刑事法官刘泽方介绍:本案中,老牟见其妻被殴打便用木棒将小牟打倒在地,其具有正当防卫的性质。但在小牟被打倒后,老牟因担心被报复便再次用木棒击打小牟,终将小牟打死,其行为已属故意杀人,构成犯罪。小牟长期不务正业、好逸恶劳、赌博成性,且多次殴打父母,其对社会具有潜在危害;小牟在本案中因琐事殴打母亲致本案发生,其具有重大过错;综合考虑,可认定老牟的行为是义愤杀人,属“情节较轻”。案发后,老牟主动投案自首,反映出其具有认罪悔罪表现,自愿接受司法机关处理,因此可以尽可能对其从宽处罚。

法官提示

1.发生家庭或邻里纠纷,应当尽量冷静处理,实在无法处理,可寻求公安机关和司法机关帮助。本案中,小牟之前就多次殴打父母,所以小牟的母亲发现小牟因父母未遂其愿而打砸生活用品时,可尽量避免与小牟直接冲突,其可以向公安机关报警,由公安机关处理。老牟在将小牟打倒后,如担心被小牟报复,也可以立即报警寻求公安机关的保护并由公安机关介入处理纠纷。

2.在与他人发生纠纷时,即便对方有明显过错也不能轻易行凶。虽然我国刑法规定了正当防卫制度,但只有在一些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性犯罪中采取防卫行为造成对方伤亡,才不负刑事责任,而其他情况下要求采取防卫行为不能明显超过必要限度给对方造成重大损害,否则仍然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虽然小牟具有重大过错,老牟的行为在开始时具有防卫性质,但其行凶行为仍然不能认定为正当防卫,即便老牟是为了制止小牟殴打其母而直接将小牟打死,其行为亦属防卫过当,仍须负刑事责任。因此,在与他人发生纠纷时,非法律允许,不能轻易伤害对方人身。

    3.如果在纠纷中伤害对方已涉嫌犯罪,应当立即投案自首。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了自首制度,犯罪后投案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犯罪较轻的还可以免除处罚。本案中,老牟在案发后主动打电话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的表现值得肯定,老牟的行为法定刑是有期徒刑三年以上至十年以下,老牟正是由于其投案自首因而取得了法院最大限度地从款处理,并对其适用了缓刑。因此,公民一旦发现自己涉嫌犯罪,应尽快投案自首,司法机关在通常情况下都会给予从宽处罚。